速看!全国重点城市空气质量TOP10都是哪儿?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日前,在由亚洲清洁空气中心主办的“2019中国蓝天观察论坛”上,与会专家表示,几年来,我国空气质量持续改善,大气污染防治也从末端治理转向源头控制,已迈向精细化治理时代。

  11月22日,北京经历了一次重污染天气过程。据报道,22日14时PM2.5平均浓度升至156微克/立方米。虽然已经到了供暖季,但这样的污染天气也并不多见。在北京工作的张雷打开家中许久不用的空气净化器,这个几年前她斥重金买的净化器已经两年没换过滤芯了,“这两年用得少。”张雷说。

  蓝天正在多起来是很多人的共同感受。当天,亚洲清洁空气中心发布的最新报告《大气中国2019:中国大气污染防治进程》(以下简称报告),也证明了这一事实。

  报告追踪记录了2018年中国338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的大气治理情况,并结合国内公布的最新权威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338个城市的空气治理延续了过去5年的改善势头。相比2017年,平均达标天数比例由78%升至79.3%,全国338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的平均优良天数比例从78%升至79.3%,其中193个城市的优良天数比例大于80%,同比增加18个。

  这已是亚洲清洁空气中心连续第四年发布大气报告。大气系列年度报告自2015年起由亚洲清洁空气中心推出,其以客观的态度呈现中国空气质量全貌,旨在通过对国家、重点区域和城市大气污染防治政策和实施情况进行系统记录和分析,进而形成科学建议,助力蓝天保卫战。

  值得一提的是,相较于往年发布的报告,此次报告首次增加了对169个重点城市的空气质量管理综合评估排名,从“成效分“和”努力分“两个维度对城市进行打分。

  在这份排行榜的综合排名中,排在前十的城市依次是长春、大连、上海、温州、青岛、哈尔滨、黄山、武汉、杭州、深圳。长春位列第一,与另两个东北城市大连、哈尔滨均因空气质量改善幅度大而进入前十,深圳是在空气质量达标后且持续改善而进入前十名的典型城市。

  “前几年碰见污染天气,有些慌乱,总有逃离北京的念头,但从去年到现在坦然了很多,总觉得会越来越好。”张雷告诉记者。

  “2018年是中国大气污染防治历史上承前启后的关键一年。”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在会上表示。

  2013年,国务院印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即“大气十条”,提出到2017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即PM10浓度比2012年下降10%以上;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细颗粒物即PM2.5浓度分别下降25%、20%、15%左右,其中北京市PM2.5年均浓度控制在60微克/立方米左右。

  随后,蓝天保卫战再度升级,2018年我国又揭开了三年行动计划的新篇章,被很多人称之为“蓝天行动2.0时代。”

  “在成功实施大气污染防治五年行动计划的基础上,大气污染防治在进一步拓广、深入和精准化。”贺克斌评价说。

  “从我们的报告中也能看出,2018年排在最后的三个城市分别是咸阳、渭南和临汾,空气质量严重恶化,集中在‘汾渭平原’。”亚洲清洁空气中心中国区总监付璐说。

  其实,于2018年发布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便已经将汾渭平原纳入新的重点区域,并建立了大气污染防治协作机制。

  2018年,基于大气重污染成因与治理攻关项目,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在“2+26”城市、汾渭平原和雄安新区持续开展以科研支撑精准施策的工作,编制“2+26”城市排放清单;建立精细化源解析技术体系和全流程的应对技术体系。在政策与措施制定方面,提出“2+26”城市空气质量达标时间和改善路线图,确定非电行业重点排放源及重点污染物的强化管控措施,并基于清单和污染来源解析结果为更多城市提出“一市一策”综合解决方案。

  “这次报告中东北城市在空气质量改善成效评估中表现优秀,这主要是因为抓住了当地大气污染治理的主要矛盾———也就是燃煤污染和造成季节性重污染问题的秸秆面源。通过大力推进燃煤锅炉整治和清洁替代,以及加强秸秆焚烧监管,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付璐说。

  而在燃煤清洁化利用方面,我国在2018年已经开启了非电行业超低排放改造,进一步释放工业行业的减排潜力。钢铁和焦化行业首当其冲,河北省全年共完成改造项目326个。在民用散煤治理方面,清洁取暖试点城市增加到了35个,推广的技术路径也更丰富了。各地开始实施以气定改,避免“一刀切”的去煤化政策。

  “以往在开展强化督察期间,多个地方政府出现过为了应对督察大规模关停生产企业的敷衍做法。这使得大量企业无法正常生产,造成了行业经济效益的损失,也无法真正撬动污染企业的退出。”付璐说。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2018年开展“回头看”之前生态环境部专门提前打了政策补丁,明令禁止在督察进驻期间采取一律停工、停产的做法,因此,“一刀切”的取缔显著减少。通过“一厂一策”的整治措施,分别进行关停取缔、升级改造和整合搬迁等不同的应对措施,越来越多的企业进行了改造或搬迁入园。这切实给钢铁等重点污染行业带来结构调整的契机。

  显然,在众多精准施策下,我们的蓝天不用“等风来”。但报告也同时指出,2018年空气质量虽整体改善,局部治理问题凸显。

  付璐在会上表示,从数据上来看,全国臭氧达标城市比例逐年下降,已经从2015年84%下降至2018年的65.4%。从区域整体水平来看,京津冀、长三角和汾渭平原均未能达标,且臭氧污染加重是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普遍存在的问题,是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珠三角超标天数最多的首要污染物。

  贺克斌分析称,PM2.5和臭氧的协同控制已成为当下持续改善空气质量的关键,城市需要制定协同减排的策略,才有可能解决因臭氧超标无法实现优良天数达标的难题。

  付璐则认为,“当下设置明确的达标时间表和路线图是城市制定中长期空气质量改善战略的关键一环,尚未制定达标规划的城市应尽快制定规划,提出空气质量达标的时间表和路线图,为‘十四五’阶段的大气污染治理打好基础。”

  报告建议因地制宜,综合考虑成本有效的技术路径:在具备条件的地区有序推进基础建设,分阶段在有相应基础设施条件的地区实现改电、在气源充足且具备集中改造条件的地区改气、在秸秆和林木资源丰富的地区推行生物质取暖;而在农村人口密度低、农户居住分散的农村地区,特别是山区,洁净煤配合环保炉具推广取暖可以较低成本解决问题。

  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张世秋建议,在制定污染防控战略以及政策中,要进行充分的社会经济分析,尽可能寻求和实施低成本的具有成本有效的污染控制策略和政策,应尽可能发挥环境经济政策的作用,为各主体行为改进提供持续性激励,使得环境保护转化为行为主体的长期内在自觉。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能源、环境与气候变化高级顾问杨富强认为,在“十四五”阶段,能源结构调整和能源效率需协同并重。2018年煤炭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上升,也凸显了煤控指标在未来是不确定性因素,亦需要在未来进一步强化,在“十四五”阶段更加重视。